天龙八部SF发布网-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天龙八部SF-天龙私服

天龙八部SF发布网

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我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天天吃的都是好草,不,应该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那种补品,喝的灵湖泉水,怎么能不进阶呢,但进阶归进阶,他们仍然是普通的马,和真正的天马有着本质上差别。那就是先天的阶级差距,就像狗一样,无论是怎么训练,他还是狗,也许可以和狼打有胜利的可能,但是让它和豹子或是老虎这些极度凶猛的东西打的话,那就没有赢的希望了。,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

  • 博客访问: 1949165791
  • 博文数量: 43391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09-17
  • 认证徽章:
个人简介

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我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天天吃的都是好草,不,应该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那种补品,喝的灵湖泉水,怎么能不进阶呢,但进阶归进阶,他们仍然是普通的马,和真正的天马有着本质上差别。那就是先天的阶级差距,就像狗一样,无论是怎么训练,他还是狗,也许可以和狼打有胜利的可能,但是让它和豹子或是老虎这些极度凶猛的东西打的话,那就没有赢的希望了。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我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天天吃的都是好草,不,应该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那种补品,喝的灵湖泉水,怎么能不进阶呢,但进阶归进阶,他们仍然是普通的马,和真正的天马有着本质上差别。那就是先天的阶级差距,就像狗一样,无论是怎么训练,他还是狗,也许可以和狼打有胜利的可能,但是让它和豹子或是老虎这些极度凶猛的东西打的话,那就没有赢的希望了。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他喘了两口气说道:“恩,你说的不错就是这里,因为这里是个灵气很足的地方,他们平静的过来一段时间以后,还是被虬龙的家族给发现了,他们派来一些人准备处死我的祖先,说是我的祖先丢了他们的脸,竟然和一个魔兽混在一起,当时我的祖先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求他们放过自己的妻子,其实这件事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虬龙家族只是赌气本来应该是一个虬龙家族的高手,但是却为了一个夫诸而断送,现在看我祖先并没有反抗,而且那个夫诸的善良他们在这几年的调查已经有所了解,所以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处死我的祖先,但是却不能让他在做虬龙了,于是消除了他身上的圣骨和龙气,变成了神兽。等虬龙都走了以后我的祖先怕以后在有什么对头来找他的麻烦,而自己的实力又降低了很多,所以费了很多心事构建了这个五彩环境,这是个多维空间,意思就是和你们所在的那个空间不属于同一个空间,但是后来因为这里显得太没有生气,于是他又在开启了一条通道可以通往外界,抓了一些平凡的马进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马在这里感受着这里的灵气,竟然变成了天马。”说道这里他咳了几下。。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49594)

文章存档

2015年(79093)

2014年(12775)

2013年(85036)

2012年(32710)

订阅

分类: 山西热线

我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天天吃的都是好草,不,应该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那种补品,喝的灵湖泉水,怎么能不进阶呢,但进阶归进阶,他们仍然是普通的马,和真正的天马有着本质上差别。那就是先天的阶级差距,就像狗一样,无论是怎么训练,他还是狗,也许可以和狼打有胜利的可能,但是让它和豹子或是老虎这些极度凶猛的东西打的话,那就没有赢的希望了。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我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天天吃的都是好草,不,应该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那种补品,喝的灵湖泉水,怎么能不进阶呢,但进阶归进阶,他们仍然是普通的马,和真正的天马有着本质上差别。那就是先天的阶级差距,就像狗一样,无论是怎么训练,他还是狗,也许可以和狼打有胜利的可能,但是让它和豹子或是老虎这些极度凶猛的东西打的话,那就没有赢的希望了。。他喘了两口气说道:“恩,你说的不错就是这里,因为这里是个灵气很足的地方,他们平静的过来一段时间以后,还是被虬龙的家族给发现了,他们派来一些人准备处死我的祖先,说是我的祖先丢了他们的脸,竟然和一个魔兽混在一起,当时我的祖先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求他们放过自己的妻子,其实这件事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虬龙家族只是赌气本来应该是一个虬龙家族的高手,但是却为了一个夫诸而断送,现在看我祖先并没有反抗,而且那个夫诸的善良他们在这几年的调查已经有所了解,所以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处死我的祖先,但是却不能让他在做虬龙了,于是消除了他身上的圣骨和龙气,变成了神兽。等虬龙都走了以后我的祖先怕以后在有什么对头来找他的麻烦,而自己的实力又降低了很多,所以费了很多心事构建了这个五彩环境,这是个多维空间,意思就是和你们所在的那个空间不属于同一个空间,但是后来因为这里显得太没有生气,于是他又在开启了一条通道可以通往外界,抓了一些平凡的马进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马在这里感受着这里的灵气,竟然变成了天马。”说道这里他咳了几下。他喘了两口气说道:“恩,你说的不错就是这里,因为这里是个灵气很足的地方,他们平静的过来一段时间以后,还是被虬龙的家族给发现了,他们派来一些人准备处死我的祖先,说是我的祖先丢了他们的脸,竟然和一个魔兽混在一起,当时我的祖先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求他们放过自己的妻子,其实这件事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虬龙家族只是赌气本来应该是一个虬龙家族的高手,但是却为了一个夫诸而断送,现在看我祖先并没有反抗,而且那个夫诸的善良他们在这几年的调查已经有所了解,所以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处死我的祖先,但是却不能让他在做虬龙了,于是消除了他身上的圣骨和龙气,变成了神兽。等虬龙都走了以后我的祖先怕以后在有什么对头来找他的麻烦,而自己的实力又降低了很多,所以费了很多心事构建了这个五彩环境,这是个多维空间,意思就是和你们所在的那个空间不属于同一个空间,但是后来因为这里显得太没有生气,于是他又在开启了一条通道可以通往外界,抓了一些平凡的马进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马在这里感受着这里的灵气,竟然变成了天马。”说道这里他咳了几下。。他喘了两口气说道:“恩,你说的不错就是这里,因为这里是个灵气很足的地方,他们平静的过来一段时间以后,还是被虬龙的家族给发现了,他们派来一些人准备处死我的祖先,说是我的祖先丢了他们的脸,竟然和一个魔兽混在一起,当时我的祖先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求他们放过自己的妻子,其实这件事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虬龙家族只是赌气本来应该是一个虬龙家族的高手,但是却为了一个夫诸而断送,现在看我祖先并没有反抗,而且那个夫诸的善良他们在这几年的调查已经有所了解,所以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处死我的祖先,但是却不能让他在做虬龙了,于是消除了他身上的圣骨和龙气,变成了神兽。等虬龙都走了以后我的祖先怕以后在有什么对头来找他的麻烦,而自己的实力又降低了很多,所以费了很多心事构建了这个五彩环境,这是个多维空间,意思就是和你们所在的那个空间不属于同一个空间,但是后来因为这里显得太没有生气,于是他又在开启了一条通道可以通往外界,抓了一些平凡的马进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马在这里感受着这里的灵气,竟然变成了天马。”说道这里他咳了几下。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我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天天吃的都是好草,不,应该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那种补品,喝的灵湖泉水,怎么能不进阶呢,但进阶归进阶,他们仍然是普通的马,和真正的天马有着本质上差别。那就是先天的阶级差距,就像狗一样,无论是怎么训练,他还是狗,也许可以和狼打有胜利的可能,但是让它和豹子或是老虎这些极度凶猛的东西打的话,那就没有赢的希望了。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我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天天吃的都是好草,不,应该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那种补品,喝的灵湖泉水,怎么能不进阶呢,但进阶归进阶,他们仍然是普通的马,和真正的天马有着本质上差别。那就是先天的阶级差距,就像狗一样,无论是怎么训练,他还是狗,也许可以和狼打有胜利的可能,但是让它和豹子或是老虎这些极度凶猛的东西打的话,那就没有赢的希望了。他喘了两口气说道:“恩,你说的不错就是这里,因为这里是个灵气很足的地方,他们平静的过来一段时间以后,还是被虬龙的家族给发现了,他们派来一些人准备处死我的祖先,说是我的祖先丢了他们的脸,竟然和一个魔兽混在一起,当时我的祖先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求他们放过自己的妻子,其实这件事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虬龙家族只是赌气本来应该是一个虬龙家族的高手,但是却为了一个夫诸而断送,现在看我祖先并没有反抗,而且那个夫诸的善良他们在这几年的调查已经有所了解,所以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处死我的祖先,但是却不能让他在做虬龙了,于是消除了他身上的圣骨和龙气,变成了神兽。等虬龙都走了以后我的祖先怕以后在有什么对头来找他的麻烦,而自己的实力又降低了很多,所以费了很多心事构建了这个五彩环境,这是个多维空间,意思就是和你们所在的那个空间不属于同一个空间,但是后来因为这里显得太没有生气,于是他又在开启了一条通道可以通往外界,抓了一些平凡的马进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马在这里感受着这里的灵气,竟然变成了天马。”说道这里他咳了几下。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他喘了两口气说道:“恩,你说的不错就是这里,因为这里是个灵气很足的地方,他们平静的过来一段时间以后,还是被虬龙的家族给发现了,他们派来一些人准备处死我的祖先,说是我的祖先丢了他们的脸,竟然和一个魔兽混在一起,当时我的祖先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求他们放过自己的妻子,其实这件事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虬龙家族只是赌气本来应该是一个虬龙家族的高手,但是却为了一个夫诸而断送,现在看我祖先并没有反抗,而且那个夫诸的善良他们在这几年的调查已经有所了解,所以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处死我的祖先,但是却不能让他在做虬龙了,于是消除了他身上的圣骨和龙气,变成了神兽。等虬龙都走了以后我的祖先怕以后在有什么对头来找他的麻烦,而自己的实力又降低了很多,所以费了很多心事构建了这个五彩环境,这是个多维空间,意思就是和你们所在的那个空间不属于同一个空间,但是后来因为这里显得太没有生气,于是他又在开启了一条通道可以通往外界,抓了一些平凡的马进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马在这里感受着这里的灵气,竟然变成了天马。”说道这里他咳了几下。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我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天天吃的都是好草,不,应该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那种补品,喝的灵湖泉水,怎么能不进阶呢,但进阶归进阶,他们仍然是普通的马,和真正的天马有着本质上差别。那就是先天的阶级差距,就像狗一样,无论是怎么训练,他还是狗,也许可以和狼打有胜利的可能,但是让它和豹子或是老虎这些极度凶猛的东西打的话,那就没有赢的希望了。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我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天天吃的都是好草,不,应该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那种补品,喝的灵湖泉水,怎么能不进阶呢,但进阶归进阶,他们仍然是普通的马,和真正的天马有着本质上差别。那就是先天的阶级差距,就像狗一样,无论是怎么训练,他还是狗,也许可以和狼打有胜利的可能,但是让它和豹子或是老虎这些极度凶猛的东西打的话,那就没有赢的希望了。,我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天天吃的都是好草,不,应该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那种补品,喝的灵湖泉水,怎么能不进阶呢,但进阶归进阶,他们仍然是普通的马,和真正的天马有着本质上差别。那就是先天的阶级差距,就像狗一样,无论是怎么训练,他还是狗,也许可以和狼打有胜利的可能,但是让它和豹子或是老虎这些极度凶猛的东西打的话,那就没有赢的希望了。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我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天天吃的都是好草,不,应该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那种补品,喝的灵湖泉水,怎么能不进阶呢,但进阶归进阶,他们仍然是普通的马,和真正的天马有着本质上差别。那就是先天的阶级差距,就像狗一样,无论是怎么训练,他还是狗,也许可以和狼打有胜利的可能,但是让它和豹子或是老虎这些极度凶猛的东西打的话,那就没有赢的希望了。我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天天吃的都是好草,不,应该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那种补品,喝的灵湖泉水,怎么能不进阶呢,但进阶归进阶,他们仍然是普通的马,和真正的天马有着本质上差别。那就是先天的阶级差距,就像狗一样,无论是怎么训练,他还是狗,也许可以和狼打有胜利的可能,但是让它和豹子或是老虎这些极度凶猛的东西打的话,那就没有赢的希望了。,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我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天天吃的都是好草,不,应该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那种补品,喝的灵湖泉水,怎么能不进阶呢,但进阶归进阶,他们仍然是普通的马,和真正的天马有着本质上差别。那就是先天的阶级差距,就像狗一样,无论是怎么训练,他还是狗,也许可以和狼打有胜利的可能,但是让它和豹子或是老虎这些极度凶猛的东西打的话,那就没有赢的希望了。。

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他喘了两口气说道:“恩,你说的不错就是这里,因为这里是个灵气很足的地方,他们平静的过来一段时间以后,还是被虬龙的家族给发现了,他们派来一些人准备处死我的祖先,说是我的祖先丢了他们的脸,竟然和一个魔兽混在一起,当时我的祖先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求他们放过自己的妻子,其实这件事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虬龙家族只是赌气本来应该是一个虬龙家族的高手,但是却为了一个夫诸而断送,现在看我祖先并没有反抗,而且那个夫诸的善良他们在这几年的调查已经有所了解,所以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处死我的祖先,但是却不能让他在做虬龙了,于是消除了他身上的圣骨和龙气,变成了神兽。等虬龙都走了以后我的祖先怕以后在有什么对头来找他的麻烦,而自己的实力又降低了很多,所以费了很多心事构建了这个五彩环境,这是个多维空间,意思就是和你们所在的那个空间不属于同一个空间,但是后来因为这里显得太没有生气,于是他又在开启了一条通道可以通往外界,抓了一些平凡的马进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马在这里感受着这里的灵气,竟然变成了天马。”说道这里他咳了几下。,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他喘了两口气说道:“恩,你说的不错就是这里,因为这里是个灵气很足的地方,他们平静的过来一段时间以后,还是被虬龙的家族给发现了,他们派来一些人准备处死我的祖先,说是我的祖先丢了他们的脸,竟然和一个魔兽混在一起,当时我的祖先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求他们放过自己的妻子,其实这件事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虬龙家族只是赌气本来应该是一个虬龙家族的高手,但是却为了一个夫诸而断送,现在看我祖先并没有反抗,而且那个夫诸的善良他们在这几年的调查已经有所了解,所以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处死我的祖先,但是却不能让他在做虬龙了,于是消除了他身上的圣骨和龙气,变成了神兽。等虬龙都走了以后我的祖先怕以后在有什么对头来找他的麻烦,而自己的实力又降低了很多,所以费了很多心事构建了这个五彩环境,这是个多维空间,意思就是和你们所在的那个空间不属于同一个空间,但是后来因为这里显得太没有生气,于是他又在开启了一条通道可以通往外界,抓了一些平凡的马进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马在这里感受着这里的灵气,竟然变成了天马。”说道这里他咳了几下。。我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天天吃的都是好草,不,应该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那种补品,喝的灵湖泉水,怎么能不进阶呢,但进阶归进阶,他们仍然是普通的马,和真正的天马有着本质上差别。那就是先天的阶级差距,就像狗一样,无论是怎么训练,他还是狗,也许可以和狼打有胜利的可能,但是让它和豹子或是老虎这些极度凶猛的东西打的话,那就没有赢的希望了。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我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天天吃的都是好草,不,应该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那种补品,喝的灵湖泉水,怎么能不进阶呢,但进阶归进阶,他们仍然是普通的马,和真正的天马有着本质上差别。那就是先天的阶级差距,就像狗一样,无论是怎么训练,他还是狗,也许可以和狼打有胜利的可能,但是让它和豹子或是老虎这些极度凶猛的东西打的话,那就没有赢的希望了。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他喘了两口气说道:“恩,你说的不错就是这里,因为这里是个灵气很足的地方,他们平静的过来一段时间以后,还是被虬龙的家族给发现了,他们派来一些人准备处死我的祖先,说是我的祖先丢了他们的脸,竟然和一个魔兽混在一起,当时我的祖先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求他们放过自己的妻子,其实这件事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虬龙家族只是赌气本来应该是一个虬龙家族的高手,但是却为了一个夫诸而断送,现在看我祖先并没有反抗,而且那个夫诸的善良他们在这几年的调查已经有所了解,所以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处死我的祖先,但是却不能让他在做虬龙了,于是消除了他身上的圣骨和龙气,变成了神兽。等虬龙都走了以后我的祖先怕以后在有什么对头来找他的麻烦,而自己的实力又降低了很多,所以费了很多心事构建了这个五彩环境,这是个多维空间,意思就是和你们所在的那个空间不属于同一个空间,但是后来因为这里显得太没有生气,于是他又在开启了一条通道可以通往外界,抓了一些平凡的马进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马在这里感受着这里的灵气,竟然变成了天马。”说道这里他咳了几下。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他喘了两口气说道:“恩,你说的不错就是这里,因为这里是个灵气很足的地方,他们平静的过来一段时间以后,还是被虬龙的家族给发现了,他们派来一些人准备处死我的祖先,说是我的祖先丢了他们的脸,竟然和一个魔兽混在一起,当时我的祖先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求他们放过自己的妻子,其实这件事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虬龙家族只是赌气本来应该是一个虬龙家族的高手,但是却为了一个夫诸而断送,现在看我祖先并没有反抗,而且那个夫诸的善良他们在这几年的调查已经有所了解,所以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处死我的祖先,但是却不能让他在做虬龙了,于是消除了他身上的圣骨和龙气,变成了神兽。等虬龙都走了以后我的祖先怕以后在有什么对头来找他的麻烦,而自己的实力又降低了很多,所以费了很多心事构建了这个五彩环境,这是个多维空间,意思就是和你们所在的那个空间不属于同一个空间,但是后来因为这里显得太没有生气,于是他又在开启了一条通道可以通往外界,抓了一些平凡的马进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马在这里感受着这里的灵气,竟然变成了天马。”说道这里他咳了几下。我心里想到,我说怎么那个九门提督也能进来呢,他可能就是因为上回那些梦魇进来以后,留下了空间断层他才贸然闯进来的,不过他是怎么过的那个林子我就不知道了,于是我说道:“恩,那个林子确实很厉害,我在里面转了很长时间,最好还是一个圣翼独角兽帮忙,我才有机会走出来的!”他听了我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原来是她啊,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在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破坏那个空间入口,然后我就出去看了看,没想到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家伙在打架,其中有两个是圣翼独角兽,而围攻他们的是一些黑暗系的生物,不过这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看他们这么多的人欺负两个独角兽,于是就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那些人还说,我是什么天庭的人,不过天庭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们这样说了可能这个天庭应该很厉害,所以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些人看我没说话,于是他们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走,我把那两个圣翼独角兽带进了五彩幻境,但是那个男的受伤太重,进来不长时间就死了,而那个女的因为悲伤,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不久也死了,在临死的时候委托我把他们的孩子养大,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下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孩子天赋级高,而我也有点私心,所以我不允许她靠近这个灵湖。”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我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天天吃的都是好草,不,应该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那种补品,喝的灵湖泉水,怎么能不进阶呢,但进阶归进阶,他们仍然是普通的马,和真正的天马有着本质上差别。那就是先天的阶级差距,就像狗一样,无论是怎么训练,他还是狗,也许可以和狼打有胜利的可能,但是让它和豹子或是老虎这些极度凶猛的东西打的话,那就没有赢的希望了。他喘了两口气说道:“恩,你说的不错就是这里,因为这里是个灵气很足的地方,他们平静的过来一段时间以后,还是被虬龙的家族给发现了,他们派来一些人准备处死我的祖先,说是我的祖先丢了他们的脸,竟然和一个魔兽混在一起,当时我的祖先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求他们放过自己的妻子,其实这件事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虬龙家族只是赌气本来应该是一个虬龙家族的高手,但是却为了一个夫诸而断送,现在看我祖先并没有反抗,而且那个夫诸的善良他们在这几年的调查已经有所了解,所以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处死我的祖先,但是却不能让他在做虬龙了,于是消除了他身上的圣骨和龙气,变成了神兽。等虬龙都走了以后我的祖先怕以后在有什么对头来找他的麻烦,而自己的实力又降低了很多,所以费了很多心事构建了这个五彩环境,这是个多维空间,意思就是和你们所在的那个空间不属于同一个空间,但是后来因为这里显得太没有生气,于是他又在开启了一条通道可以通往外界,抓了一些平凡的马进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马在这里感受着这里的灵气,竟然变成了天马。”说道这里他咳了几下。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我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天天吃的都是好草,不,应该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那种补品,喝的灵湖泉水,怎么能不进阶呢,但进阶归进阶,他们仍然是普通的马,和真正的天马有着本质上差别。那就是先天的阶级差距,就像狗一样,无论是怎么训练,他还是狗,也许可以和狼打有胜利的可能,但是让它和豹子或是老虎这些极度凶猛的东西打的话,那就没有赢的希望了。,我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天天吃的都是好草,不,应该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那种补品,喝的灵湖泉水,怎么能不进阶呢,但进阶归进阶,他们仍然是普通的马,和真正的天马有着本质上差别。那就是先天的阶级差距,就像狗一样,无论是怎么训练,他还是狗,也许可以和狼打有胜利的可能,但是让它和豹子或是老虎这些极度凶猛的东西打的话,那就没有赢的希望了。,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他喘了两口气说道:“恩,你说的不错就是这里,因为这里是个灵气很足的地方,他们平静的过来一段时间以后,还是被虬龙的家族给发现了,他们派来一些人准备处死我的祖先,说是我的祖先丢了他们的脸,竟然和一个魔兽混在一起,当时我的祖先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求他们放过自己的妻子,其实这件事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虬龙家族只是赌气本来应该是一个虬龙家族的高手,但是却为了一个夫诸而断送,现在看我祖先并没有反抗,而且那个夫诸的善良他们在这几年的调查已经有所了解,所以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处死我的祖先,但是却不能让他在做虬龙了,于是消除了他身上的圣骨和龙气,变成了神兽。等虬龙都走了以后我的祖先怕以后在有什么对头来找他的麻烦,而自己的实力又降低了很多,所以费了很多心事构建了这个五彩环境,这是个多维空间,意思就是和你们所在的那个空间不属于同一个空间,但是后来因为这里显得太没有生气,于是他又在开启了一条通道可以通往外界,抓了一些平凡的马进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马在这里感受着这里的灵气,竟然变成了天马。”说道这里他咳了几下。,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咳完了以后他接着说道:“祖先被将消除了圣骨和龙气以后才有了后代,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其后代只能是神兽身份了,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神龙驹,虽然仍然可以使用水系和电系技能魔法,但是实力却远不如原来那么强悍,但是其中有一代人发现了灵湖里竟然长出了就算在神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五彩仙莲,只要等这个仙莲成熟以后吃下就可以变成圣兽,知道有希望变回圣兽以后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这个五彩仙莲的成长却非常的慢,直到我这一代才有成熟的征兆,也就是五彩仙莲的五个叶子每天的早上都会放出五种色彩的奇光,现在第五个叶子马上就要放出光芒了,但是这个东西却招来了梦魇王,因为他们吃了这东西也可以进化,前一段时间有几个梦魇已经来过一次,我们经过大战以后他们被我和我的妻子打退,但是我妻子却因为受伤过重而消逝了,这个五彩幻境是由我的法力来控制,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样罢休的,所以我加强了这里的防御,但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梦魇王,还是被它潜了进来,还偷袭了我,你可能就是因为我被偷袭而使的法力减弱,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有一个是因为梦魇王进来后会留下空间断层,这也是你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幸好有你在,我可以委托你一些事情,要不然还真是麻烦了。对了,就算你能进来你是怎么走出那个林子的呢,那可以是一般人无法穿越的阵法林啊?”他喘了两口气说道:“恩,你说的不错就是这里,因为这里是个灵气很足的地方,他们平静的过来一段时间以后,还是被虬龙的家族给发现了,他们派来一些人准备处死我的祖先,说是我的祖先丢了他们的脸,竟然和一个魔兽混在一起,当时我的祖先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求他们放过自己的妻子,其实这件事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虬龙家族只是赌气本来应该是一个虬龙家族的高手,但是却为了一个夫诸而断送,现在看我祖先并没有反抗,而且那个夫诸的善良他们在这几年的调查已经有所了解,所以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处死我的祖先,但是却不能让他在做虬龙了,于是消除了他身上的圣骨和龙气,变成了神兽。等虬龙都走了以后我的祖先怕以后在有什么对头来找他的麻烦,而自己的实力又降低了很多,所以费了很多心事构建了这个五彩环境,这是个多维空间,意思就是和你们所在的那个空间不属于同一个空间,但是后来因为这里显得太没有生气,于是他又在开启了一条通道可以通往外界,抓了一些平凡的马进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马在这里感受着这里的灵气,竟然变成了天马。”说道这里他咳了几下。。

阅读(87686) | 评论(80538) | 转发(18510) |

上一篇:私服天龙

下一篇:天龙八部2私服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

罗梦婷2019-09-17

左宇明“我看你得了吧,人家美女都没说什么,你跟着生什么气啊,在说了人家一个人能抓到那个碧眼雪狐,说明那家伙就是一个厉害角色,别弄不好在让人家给教训了。”

凌雪爽快的说道:“好的,我们走了,这段时间谢谢你们的照顾啊,等以后有机会再见吧。”而那些人都在议论,“这小子够狂的了,对我们是带答不理的,而且和美女说话也不客气点。吗的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教训教训他。”。而那些人都在议论,“这小子够狂的了,对我们是带答不理的,而且和美女说话也不客气点。吗的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教训教训他。”而那些人都在议论,“这小子够狂的了,对我们是带答不理的,而且和美女说话也不客气点。吗的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教训教训他。”,说完我和凌雪一起向着冰雪城的方向走了过去。。

韩先勇09-17

凌雪爽快的说道:“好的,我们走了,这段时间谢谢你们的照顾啊,等以后有机会再见吧。”,而那些人都在议论,“这小子够狂的了,对我们是带答不理的,而且和美女说话也不客气点。吗的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教训教训他。”。说完我和凌雪一起向着冰雪城的方向走了过去。。

黄宇智09-17

说完我和凌雪一起向着冰雪城的方向走了过去。,说完我和凌雪一起向着冰雪城的方向走了过去。。说完我和凌雪一起向着冰雪城的方向走了过去。。

刘婷09-17

说完我和凌雪一起向着冰雪城的方向走了过去。,而那些人都在议论,“这小子够狂的了,对我们是带答不理的,而且和美女说话也不客气点。吗的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教训教训他。”。而那些人都在议论,“这小子够狂的了,对我们是带答不理的,而且和美女说话也不客气点。吗的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教训教训他。”。

李宇09-17

“我看你得了吧,人家美女都没说什么,你跟着生什么气啊,在说了人家一个人能抓到那个碧眼雪狐,说明那家伙就是一个厉害角色,别弄不好在让人家给教训了。”,而那些人都在议论,“这小子够狂的了,对我们是带答不理的,而且和美女说话也不客气点。吗的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教训教训他。”。而那些人都在议论,“这小子够狂的了,对我们是带答不理的,而且和美女说话也不客气点。吗的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教训教训他。”。

肖余龙09-17

“我看你得了吧,人家美女都没说什么,你跟着生什么气啊,在说了人家一个人能抓到那个碧眼雪狐,说明那家伙就是一个厉害角色,别弄不好在让人家给教训了。”,“我看你得了吧,人家美女都没说什么,你跟着生什么气啊,在说了人家一个人能抓到那个碧眼雪狐,说明那家伙就是一个厉害角色,别弄不好在让人家给教训了。”。凌雪爽快的说道:“好的,我们走了,这段时间谢谢你们的照顾啊,等以后有机会再见吧。”。

评论热议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 注册